2009-12-09
《末世之城》:緊握生命中最後僅存的事物
文章論述/文學哲學
  「小女孩,別去,妳瘋了才會去那!」
  「我不是小女孩,我十九歲了。」
  「就算妳一百歲也一樣,沒有人可以離開那裡,那裡是這該死的世界的盡頭!」
 
  保羅.奧斯特的《末世之城》再度展現史詩般的文學魅力,讓我怔忡不安的魂魄,跌落在無邊無際的絕望境地,小說的每一頁盡是重重搖撼後的夢境碎片,墮落與寄望,宛如彼此翻弄的潮浪,讓讀者不禁發出一聲沉長的嘆息。《末世之城》描寫安娜來到這個與世隔絕的城市,尋找失蹤的哥哥威廉也是報社記者。末世之城,讓陷入其中的人們頹廢、失意、欲振乏力,飢餓、掠奪與死亡彷彿陰冷的北風,環伺街道。這樣的弱女子,卻緊握生命中最後僅存的事物,不願讓自己的愛消失,不願像這個毀滅的孤城一樣了無痕跡。

  去年我推薦過保羅.奧斯特的《巨獸》,《巨獸》帶領讀者回顧美國從六○到八○年代的理想主義與政治扞格的社會縮影,當時我心想《巨獸》不能只歸類在暢銷書小說,無疑的,它應該在當代文學佔有一席之位,《巨獸》的時代性,與標誌的意念深刻而有重要性。《末世之城》比起《巨獸》同樣不遑多讓,它的故事時間是設在年代不明的未來,奧斯特擅長營造生命處境的顛沛流離,尤其是《末世之城》深層恐懼、人心迷失的種種氛圍,無不讓你我忐忐忑忑,宛如聆聽驚濤駭浪的命運交響曲。

購買《末世之城》請按這裡

  安娜感受到週遭事物正在分崩瓦解,不可理喻的荒漠住著外表邋遢、心靈受傷的人們,末世孤城將你我的異化處境、荒誕命運,給赤裸裸的表現出來,「之所以有那麼多人放棄,原因就在這裡,因為無論他們怎麼努力奮鬥,也明白自己是輸定的」,於是奧斯特將讀者置於存在主義悲觀與虛無的臨界點,然而安娜卻是在這段最幽微的時光中,找到生命最值得的代價。安娜知道「我終究無法縱容自己,不能容許這種事發生,我要盡我所能地堅持下去」——安娜不願意變成沒有靈魂的空心人。

  在《末世之城》,安娜的機遇同時呈現危機/毀滅與努力/奉獻兩個面向,我們看見安娜這樣的弱女子如何度過暴力、喪子之慟而變得堅強,如何深陷虛無又說服自己緊握愛的真諦。我真的佩服奧斯特將絕境吞噬希望的心理苦楚,表達的如此深刻,更難得的是,奧斯特讓讀者深切體會:苦難粹練後的堅強與韌性。《末世之城》是書信體裁的小說,安娜將自己的經歷寫成信件。透過《末世之城》,你我將會瞭解生命的價值,正如同安娜說:我必須寫這封信給你,當此城不復存在,當記憶消逝無蹤,我相信你永遠都會保留我的隻字片語——關於我這麼努力存活的具體證據


延伸閱讀:
《巨獸》腳下踩不散的堅定身軀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9655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