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31
《偷書賊》:撼動死神的獨特故事
文章論述/文學哲學
  死神:「我不斷地高估人類,也不停地低估他們,我想說的是,我很難給人類做出一個正確的評價。我想要問她,同樣是人,怎麼有人如此邪惡,又有人如此光明燦爛呢?人類的文字與故事怎麼可以這麼具有毀滅性,又同時這麼光輝呢?」
 
  它的所在                  ——這是小說倒數第二頁,最關鍵的一段
 
  死神在炮火連天的戰亂下,一邊「收拾」著數以萬計隨煙飄散的靈魂,一邊領悟著眼前的那些不幸,以及人性的深奧。獨裁者以意識型態的文字將人民洗腦,相較於戰場上的爭奪殘殺,這位小女孩——偷書賊——卻豁盡所有的生命,想要挽救親人與珍貴的友情,想要用最純潔的文字,來幫助悲慘的人們度過現實的苦難。最終,雖然所有人都死去了,人性的獨特,卻永遠在死神心頭縈繞不去。

  我的疑問與自問自答
  ——你聽過死神以第一人稱來說故事嗎?

  而且是時而幽默、時而冷冽、時而感情充沛地,講述故事?馬格斯.朱薩克的《偷書賊》( The Book Thief )是關於死神, 令我最愛不釋手的小說。這位死神一開始就介紹自己喜歡顏色,像是巧克力色的天空,像是飢餓而吞噬鐵軌的白雪,也像是小說裡每一段悲歡離合的故事,都有代表的色調。死神說:「這些顏色彼此層疊。塗鴉而出,如標誌般的黑,置於刺眼的地球白之上,又置於濃郁的熱湯紅之上。」

  在下的淺見
  ——我想這位死神,一定是非常厲害的印象派畫家

  小說《偷書賊》裡,死神用畫筆潑灑著準確的色塊,帶領讀者走入第二次世界大戰,希特勒統治下壓迫猶太人與戰亂的場景,在那場景之中,在防空洞的底下,小女孩向街坊鄰居朗讀著偷來的書,療慰每一顆惶惶不安的心。讀者還會發現小說裡的死神,是一位迫不及待去透露劇情結局,像是玩著攝影機的年輕小伙子,時而倒帶、時而快轉,讓讀者不斷驚呼:這位死神還真是一個不甘寂寞,手拿長柄鐮刀的收魂者。

  《文成辭典》解釋
  ——偷書賊:在世界的盡頭,用文字捍衛人性尊嚴的女孩
    關鍵詞:死神最難忘的人,緊抓著手風琴、眼睜燃燒的炮火

  死神是最核心的角色,我們透過死神的眼睛,認識了孤單而不識字的小女孩莉賽爾,她在弟弟的葬禮上,偷了一本書《掘墓工人手冊》,這本書的意義是她最後一次看見弟弟,也是最後一次看見媽媽,偷書是她保有對至親回憶的方式。後來,莉賽爾被漢斯夫婦收養,陪伴玩耍的好友魯迪、疼她教她識字的養父漢斯,以及開啟她文字靈魂的猶太人麥克斯,在莉賽爾的生命歷程,分別代表了珍貴的愛情、親情與友情。處於殘酷的戰亂下,這些感情結合文字的獨特力量,帶出了一個個撼動死神的故事。

  我也感受到被毆打
  ——她忍著不哭,但是滾燙的淚珠在眼睛打轉

  故事之中最讓我與死神動容的是,猶太人麥克斯被希特勒的軍隊逮捕押送,莉賽爾不顧一切追著軍隊想要救回麥克斯。她喊著麥克斯,「她身體的某處藏有文字的靈魂,那些靈魂爬出來」,要莉賽爾努力喊叫麥克斯的名字,即使士兵不斷鞭打這流淚的兩人,莉賽爾與麥克斯抓緊的雙手仍然不捨分開。這段故事的標題是「文字之道」,足足說明了作者想要表達:文字的力量是必須帶著感情呼喊出來,來對抗人性最邪惡的部分,這裡同時出現了偉大的人性尊貴與殘酷的人類暴力。也讓我想起,《追風箏的孩子》最驚心動魄的畫面,阿米爾為了拯救哈山的兒子,不斷被毆打淌血
,宛如在凝結的時間裡,拳頭與鞭子挨在人性,留下了清晰的痕跡。

  事實:我很容易被搞哭
  ——好笑的是,沒想到死神也跟我一樣

  不瞞您說,當看到麥克斯送給莉賽爾的插畫書《抖字手》,我就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眼淚,我被麥克斯想對莉賽爾所訴說的文字真諦,深深感動著,我看到了文字是如何連結一群苦難的人們。木馬文化出版的這三套小說:《追風箏的孩子》、《不存在的女兒》與《偷書賊》都值得細心閱讀。《不存在的女兒》讓讀者不停地嘆息,眼睜睜看著一個家庭因為善意的謊言而破碎,而《追風箏的孩子》與《偷書賊》則是描述戰亂下的悲痛血淚。《偷書賊》特別的是,死神這個角色帶給小說更多的生氣。


註:本文是木馬文化出版社的邀稿書評

想購買《偷書賊》請按這裡

延伸閱讀:
〈《追風箏的孩子》裡的人性軟弱〉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5739559
〈《不存在的女兒》的悲傷秘密〉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1333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