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3-24
模擬、預測與真實 (二)
文章論述/科學哲學
(接上文)

  混沌理論基本上是質疑化約主義的,因為化約主義只是為了理想化模擬的方便,而刻意忽略掉一些看似無緊要的影響因素,可是這些所謂無關緊要的因素,卻可能在非線性系統無數自我疊代的放大效應過後,而全然影響系統本身,換句話說,理想化模擬最後付出的代價,只是與實際的研究對象越離越遠,就算是針對確定型的非線性方程式進行模擬,科學家們也無法告訴你長期疊代過後的某個時刻方程式的軌道會落在哪裡。其中諷刺的是,大量運用電腦模擬的混沌與複雜性科學家,卻是「新化約主義」的執行者,他們同樣必須省略許多無關緊要的影響因素,才能放在電腦上模擬,只是不同的是以前的科學家是要紙上進行條件化約的運算,而混沌與複雜性科學家是在電腦上進行條件化約的運算。我們有時發現,混沌與複雜性科學家們一方面在手裡搖著反對化約主義的旗幟,另一方面在電腦裡進行條件化約的模擬,逐漸陶醉在炫麗的電腦螢幕面前,對於模擬結果興奮莫名,甚至是深信不疑。

  有位混沌社會學家利用電腦螢幕上亂竄的藍色點與紅色點,來模擬人搜尋食物、尋找同伴、競爭合作的過程,他承認他的模型不能預測,自稱這只是一種模擬社會演化觀念的嘗試,不過他卻在公開場合宣稱,他的模擬將帶來社會科學的革命,協助解決最棘手的問題。發明了遺傳演算法,同時也是人工生命的開山祖師 John Holland(1929-)於一九九三年的演講中宣稱:「許多我們長期頭痛的問題是,如貿易赤字、資源承載限度、愛滋病、基因缺陷、精神病、電腦病毒等。都處於某種極端複雜系統的中心,包含這些問題的系統,從經濟、生態、免疫系統、胚胎、神經系統到電腦網路,顯得非常分歧。

不過,儘管外表不同,這些系統都具有某種重要性質……我們相信有某些共通原則支配系統行為,而且指引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的研究目標,就在把直覺變成事實 。」 同時,Holland 堅持,在電腦上模擬出來的生命不是像生命或隱喻生命,而是活生生的生命,雖然人工生命的活動範圍只能在電腦上,但是它能夠教我們認識生物,比研究大自然的生物獲益更多,例如人工生命或能揭露歷史中哪些必然發生,哪些又是出自於偶然。可是在私底下他卻承認,電腦模擬是不是真的活著,是個哲學問題,說研究人工生命的科學家可能必須妥協,不能像舊有的化約主義者那樣期望「完全了解」事情。有時,混沌與複雜性科學家可以很生動地描述科學的限制,蝴蝶效應就是一例,但是有時他們又暗示可以超越限制,更誇張點的,甚至會宣稱:電腦模擬可以告訴我們的與真實告訴我們的一樣多,並且過度渲染電腦模擬的預測能力。

  是否他們把數位世界與現實混為一談?這些電腦模擬真的能夠揭露大自然的真實面貌嗎?這些數學模型能夠對文化現象提出有意義的說明嗎?

  一九九四年二月在《科學月刊》發表《證實、證明、確證地球科學的數值模型》一文的幾位科學家表示,討論地球災難、石油乾凅、核廢料存在時間等問題時,雖然電腦數值模型日益具有影響力,可是「電腦數值模型解釋自然系統的有效性,仍然無法得到驗證」,自然系統無限開展,我們對於自然的了解永遠不夠完備,而且永遠不能確定是否忽略了相關因素。他們還解釋,由於無法完全掌握自然現象,我們所謂的數據充滿推理,只是自然現象的代號,我們的電腦模型一直是理想的產物,只能看成是大自然的近似,或是猜測。

  混沌理論與複雜性科學,是近三十年才興起的科學革命,它與相對論與量子力學同被列為二十世紀的最偉大發現。量子力學闡述了微觀世界的測不準原理,而混沌理論則緊接著質疑,人們掌握與長期預測巨觀世界非線性動力系統之演化過程的能力,它告訴我們,這個世界絕大多數存在著如天氣變化等複雜的非線性系統,總是充滿著超乎人們認知能力以外的影響因素,就算人們真的完全找到所有的影響要素,在非線性因素的自我疊代效應之下,我們仍然無法預測天氣型態的最終變化。我們可以從其中看出,當代的混沌理論與複雜性科學提出了兩層否定:一是否定了人們完全認知自然體系中非線性動力系統的構成與其變因的能力,二是即使人們寫出了正確的非線性系統之動力方程式,混沌理論仍舊否定了人們對於這個確定型非線性動力系統的長期預測能力,簡言之,不管科學家們對於個別非線性動力系統的內涵是掌握(確定型)的,或是非掌握的(非確定型),完全的預測皆是不可能

  電腦模擬雖然是科學家愛不釋手的一大利器,但是不可避免的,它仍舊是自然系統的精簡版與化約版,混沌與複雜性科學家們不能夠一方面反對化約主義,而在另一方面又宣稱電腦模擬可以告訴我們的與自然告訴我們的一樣多。過度地抬高電腦模擬的位階,並且混淆模擬、預測與真實這三者的界線,只會讓科學家們成為自大的「新化約主義者」。科學家們雖然延伸了知識的範圍,可是同時卻也勾劃出知識的界線,而我們更應該尊重後者

  一九九三年,美國的伊利諾大學發出一則消息,宣稱他們的電腦模擬找出了解決波士尼亞衝突的方案。面對這樣的消息,倘若我們明白電腦模擬的限制,自然就不會把它與真實混淆在一起,也不會過度誇大它的參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