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6-16
〈圓一個大學的夢〉演講記趣
文章論述/文學哲學
  千禧年前後,連續五年的九月,我曾經向高中生與大學新生演講這個題目〈圓一個大學的夢〉,該講題的副標是「課業、社團、戀愛到生涯的再規劃」。我想要介紹的東西包括幾個範圍,但是兩個小時的演講,我主要是把內容放在講「社團人際」與「生活角色」的部分。

  我比較看重,學生們經過大學四年之後,是否培養了進入社會的技能
,是否掌握到了人際溝通的精髓,是否確立了自身的生活價值觀。所以,我的講稿也在這幾個部分特別加重份量,裡面有些內容是心理輔導與心理諮商常會用到的分析概念,例如關於EQ的學說、關於自我坦露與回饋經驗的「周哈里窗戶」,還有以人本心理學為核心的自我概念,與人類需求層次等等理論。(演講給學生的講義放在這裡

  不過真的講這些理論,大家是很容易昏睡的,還記得我第一次演講這個題目的時候,就笨笨地向學生們詳細介紹,人本心理學家馬斯洛對於人類由下而上的幾個需求層次: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愛與隸屬的需求、尊重需求與自我實現需求;還有馬斯洛著名的「高峰經驗」說法。結果這些學說還沒有講完,台下就睡成一片,打呼聲此起彼落,後來我學乖了,在演講當中需要舉幾個生動的故事,並且配合一些小活動來介紹這些概念,盡量以詼諧而互動的方式來演講,才能吸引台下的注意力。

  例如在講人際關係,談到人與人之間「適當距離」的時候,一開始我會先帶一個小活動。請台下兩位自願的女生到前面來,一位站在講台的一邊,一位在講台的另一邊,兩個人面對面相距十公尺,我一說「開始」,兩個人就以一般的步伐向彼此走近,兩個人越走越近,等到有一方覺得兩個人靠得太近了,就向對方說「停」。兩個女生示範完之後,我請台下的學生們記住:他們停下來的時候,他們之間的距離是多少。也請兩位女生當事人記住:自己是在什麼感受與狀況下,請對方停下腳步。兩位女生回到座位之後,我再請兩位自願的男生走到前面來,像剛剛一樣再示範一次
,也是請大家記住他們最後停下來的距離是多少。

  最後要請一位男生與一位女生來示範這個小活動,說也奇怪,這次台下變得很踴躍,自願到前面來示範的學生們變多了,可見這類的小活動已經引起了學生們的興趣。這三組示範完之後,我請這些當事人講一講他們的感想,我們會發現每個人對於同性與異性的適當距離都不同,甚至每個人在不同的心情下對於他人的適當距離也會有所不同,我們必須察覺與尊重對方的人際距離的底限,在這裡,我特別介紹了人與人之間的「適當距離」與某個人對於忍受他人的「底限距離」的不同。

  像這樣的小活動除了可以製造現場的笑料,它可以發掘的意義還有很多,例如我們可以從人際距離,談到如何去察覺對方對於彼此距離的感受,甚至是談到兩個相愛的雙方如何在親密之餘,還能尊重對方的底限距離(或者說是隱私),還可以談到:人與人之間的好感與欣賞還是建基在適當距離之上的,一旦在不適當的時候逾越了這個距離所代表的意義,往往所謂的好感與美感都會遭到破壞。

  帶一些小活動不僅是學生們有收穫,我也獲益良多,從學生們的互動
,我更能了解他們這個世代的想法是什麼,例如在講生活價值觀的時候,我會請他們花個幾分鐘勾選一下測驗問卷。在問卷裡,我舉出了十五個生活價值觀的選項,請他們選出最重要三個,然後再調查究竟哪幾個是台下的學生們最重視的價值觀,並且請他們說一說為什麼選擇這個價值觀。同時,我請他們思索:自己的價值觀與他人的價值觀有什麼不同,如果與不同價值觀的人相處,我們要如何彼此調適呢。

  我喜歡了解他們的想法,所以演講當中,會盡量製造台上台下彼此互動的機會。兩個小時的演講,我會在最後半小時開放給學生發問,這也是我比較喜歡的時刻,因為他們的自由發問,更能夠讓我針對他們想知道的問題給予意見或解答。記得有一次有個學生問到一個很棒的問題。演講裡在「生活角色」與「生涯就業」兩者相關的部分,我特別會談到面對自我的評估方法,四個自我的概念:我是(角色、現實)、我該(責任、義務)、我要(欲望、理想)、我能(潛能、資源)

  這位學生問到:如何才能夠真正的知道「我能」?也就是說,如何才能夠真正的知道自己能力的底限,而不至於讓自己定下超出自己能力範圍之外的目標?關於這個問題,我回答的重點在於挑戰與突破,挑戰是說,我們需要一步一步地在生活中測試自己的能力,並且在挫敗當中學習經驗與尋找新方向,同時明白自己所缺乏的,然而「明白自己所缺乏的」更深層的意義是「詢問自己是否想要有所突破」,對於自我適當地(四種)評估,有助於培養健康的人生態度。半個小時的提問時間總是很短,而一一回答問題的時間也是很短,對於他們的問題,其實只能簡單地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