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20
《心靈雞湯》裡的〈海盜〉
文章論述/文學哲學
  《心靈雞湯——關於女人》,這本書收藏了幾十篇女人喜悅、悲傷、感動與成長的故事。其中的這篇〈海盜〉,作者想要表達「我們看待事物是照我們的想法,而不是事物的原貌」——可是,這卻不是它給我的最大感動,那個夜晚,我懷著激動的心情寫下:「英雄是那些能夠了解、接受,並且進而克服自己命運困境的人。」


作者:瑪喬莉葉.瓦雷

  海盜
  ——我們看待事物是照我們的想法,而不是事物的原貌

  有一天,史密斯太太坐在醫生的後診室裡,一個小男孩與他的母親走進到診所來。男孩引起了史密斯太太的注意,因為他一隻眼睛帶著眼罩。他覺得奇怪,因為小男孩似乎並不為失去一隻眼睛而感到困擾,他若無其事地跟著母親走到近旁的座椅。

  當天醫生的診所相當忙碌,所以史密斯太太有機會與男孩的母親聊天
,男孩則在一旁玩著他的士兵。起初他安靜地坐著,在椅子扶手上玩著士兵,後來他悄悄地移到地板上,並抬頭瞄著他的母親。

  史密斯太太後來終於有機會問小男孩他的眼睛怎麼了。對於她的問題
,他思索了好一會,才拉起眼罩,回答說:「我的眼睛沒有什麼不對啊。我是個海盜!」然後投入他的遊戲裡。

  史密斯太太之所以會在那裡,是因為她在一次車禍中,被迫從膝下截去一隻腿。她今天來是想確定傷口是否痊癒
,以便裝上義肢。截肢曾經使她痛不欲生。她竭盡所能地鼓起勇氣,卻仍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她知道截肢並不會影響到她的生活,但總是無法克服這個心理障礙。醫生曾建議她嘗試視像法,她照做了,卻仍然不能想像出情緒上可接受的持久形象。在心目中,她總是看到自己是個殘廢。

  「海盜」這個字改變了她的生活。當下她深受感動。她看到她自己身著海盜服裝,站在一艘海盜船上,雙腳大開跨立——有一隻是木腳。她的雙手緊貼在臀部,昂首挺胸
,含笑面對暴風雨。強大的風勢吹得她的外套與頭髮在背後亂舞。當洶湧大浪衝撞船身時,冰冰的水花潑上甲板欄杆。船舶在風雨的肆虐下飄搖、呻吟,但是她仍不動如山——自豪而頑強不屈。

  在這一刻裡,殘廢的形象已經被汰換,她的勇氣回復了。她凝視著男孩,男孩仍忙著玩他的士兵。幾分鐘之後,護士叫喚著史密斯太太,她蹣跚扶著柺杖的時候,男孩發覺到她懸空的腿。「嗨,阿姨你好,」男孩叫道,「妳的腿怎麼了?」男孩的母親顯得很窘。史密斯太太低頭看了一下自己殘廢的腿,接著對男孩報以微笑,「沒什麼,我也是個海盜。」


想購買《心靈雞湯:關於女人》請按這裡

  〈海盜〉這篇文章,談的不只是生命態度與自重,它還表達了新生的英雄形象。史密斯太太因為在一場車禍中,被迫從膝下截去一隻腿,他在鏡子前總是看到自己是一個殘廢,在他心裡,總是有個殘破無用的自我形象,這樣的挫折,彷彿從生活各方面來處處侵蝕他,直到他看見海盜,無畏領受暴風雨的洗禮,海盜雖然缺了腿,卻始終是昂首挺胸,手指著前方的洶湧大浪,一心想要衝破襲來的險阻。

  從那一刻起,他有了新生的自我形象,他不再跟別人一樣嘲笑自己是殘廢,他也不再在意自己是個殘廢,因為殘廢的人也可以做一個英雄,這樣的英雄,看清楚了自己曾經有過的失敗,以及所在的處境,他不因為外人的輕視而失意,更不被一時的打擊而忘記自己的理想。

  這樣的英雄,試圖將自己放在能夠實現自我的那個位置,然後以一種開闊的胸懷,將風雨的肆虐與呻吟,當作歌頌生命的交響樂章。這樣的英雄,在理解與超越自己的命運的同時,獲得真正的勇氣,這是「存在的勇氣」,以存在之過程體現存在之價值的勇氣,那也是一種將自己置於苦難之中,卻平心靜氣地超然於悲劇之上的氣質

  看完〈海盜〉的那個夜晚,我寫下:「英雄是那些能夠了解、接受,並且進而克服自己命運困境的人。」從此,我心裡多了一位英雄。


延伸閱讀:
〈《心靈雞湯》,收藏女人的故事〉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4916554
〈導讀《存在的勇氣》,田立克〉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792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