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3-05
談因果關係的邏輯性質
文章論述/科學哲學
> 各位邏輯同好
> 現假設有A、B、C三個命題
> 我隱約覺得如果A是B的原因,且B是C的原因,則A一定是C的原因
> 換句話說
> 前提:
> 因為A,所以B
> 因為B,所以C
> 結論:
> 因為A,所以C
> 這論證「似乎」是「邏輯上有效的」
> 但是對於證明我卻無從下手
> 因為像「因為A,所以B」似乎無法用A和B形成的複合命題來表達
> 請教各位要怎麼辦?


  好像以前討論過,不過這是有趣而值得繼續探討的問題,這裡有幾個層次可以討論,這些討論會扯出滿多東西的。因果關係的概念普遍呈現於人們的討論之中,當我們講「因為什麼,所以什麼」、「什麼是什麼的原因」、「什麼是什麼的結果」或者說「什麼導致、產生、造成、引起、決定什麼」都是在試圖表明一種因果關係,但是因果關係的討論卻有很多爭議,因為這些詞彙表達了很雜亂的概念,同時也需要與相關詞彙來共同陳述。歷史上大概有幾種看法吧,我們試著來討論一二:

  有一種認為因果關係只是空間上接近與時間上相繼發生事件的聯繫,這種聯繫不具有必然性,當我們試圖以過去相繼發生的事件去預料未來的相繼關係時,那只是一種心理的聯想,這種聯想顯然是經驗的與習慣性的,我們無法用邏輯去表述這類因果關係的必然性,這方面類似於休謨的心理主義解釋。在後繼的看法,進一步認為我們對於事物因果關係的陳述總是不充分與不完備的,因為當我們說什麼導致什麼,總是還有許多先行條件需要被陳述,但是在經驗上我們是否可以陳述並確定每一個先行條件?如果不能,因果關係的陳述必定包含未經證實與察覺的假設,這會使得連因果陳述本身都是假設性質,所以我們並不是邏輯上接受因果關係,而是在信念與心理上接受因果關係,同時經驗地預期未來的類似相繼事件

  有一種認為因果關係必定例證了相似事件的普遍規律,這種規律是定律的形式而展現因果律的必然性,同時必須斷言蘊涵或包含的關係。就科學哲學史來說,這大概是屬於邏輯經驗主義者試圖以規律的概念來「代替或重新定義」因果關係,認為所謂的因果關係就是說明項與被說明項之間具有一種基於規律的演繹關係。也就是說,當我們陳述一個因果關係,它必定具有重複性,而且我們必定是在陳述相關的所有定律,就邏輯的形式是分析的與有效的(但是我們要記得,邏輯裡沒有「因為……所以……」的形式)。如果我們要將因果關係做邏輯形式的表述,要朝他們的方向著手。如果我們要把p→q與因果關係連在一起來談,有兩個方向的問題:(一)p→q是否可以推出「因為p,所以q」;(二)「因為p,所以q」是否可以推出p→q。這裡的「推出」指的是「邏輯蘊涵」,但是在討論之前,需要先澄清我們是從哪一種語言來定義因果關係的形式,或者澄清「因為……所以……」的用法只能是日常語言地經驗說明的,還是可以被納入邏輯分析的形式語言。所以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單純。

  個人認為這裡有幾個問題,第一個是這種邏輯上蘊涵關係的因果說明並不是我們經驗上想要處理的那種,例如:「寡婦是死了丈夫的人」與「若蘇格拉底死,則他老婆變成寡婦」,於是可以理解為「因為蘇格拉底死,所以他老婆變成寡婦」,這是分析的,也是無知訊的,這只是基於定義而已,就像是因為施力,所以物體會動(具有加速度),這只是基於m.a是F的關係,或者說,F的定義是m.a,同時a的定義是F/m,這種「因果關係」稱得上因果關係嗎?是我們要的那種嗎?第二個問題是如果我們要的是,這種在經驗上而且有規律的演繹效力的,因果關係之斷言,那我們要如何得到與確立必然性的規律(再藉著此規律繼續演繹出與闡述事項間的相繼關係)?這就必須藉助歸納法,這會回到歸納論證如何有效的問題,還牽涉到人類對於事物的認識能力是否完備的問題。此外,歸納論證只能表示事項與事項間的相關關係,還無法指出真正的因果關係,我想經驗上「真正的因果關係」是什麼意思,都很難說清楚

  延續著上面那一派,有一種提出了機率類型的分析,問題是如果我們只能得到歸納論證的機率形式,那機率性因果關係是否是對普遍性因果關係的近似分析,還是一種特殊種類的因果關係,它的有效性要如何被理解與說明?這些我不打算繼續討論。其他的看法有:使事件A成為事件B的原因的條件為,如果A沒有發生,B也不會發生,也就是說原因對於結果的發生是必須而不可或缺的,例如「蘇格拉底不死,他老婆不會變成寡婦」,於是我們說「蘇格拉底死是他老婆變成寡婦的原因」。這可以看成是邏輯經驗主義者的看法的另一個形式。另個角度的說法是認為「原因」的條件,就日常生活而言就是我們所能操作或處理者,它們不是充分條件,那些能使結果得以發生的條件是必要條件。這些算是比較枝節的論點。

  我的看法是比較接近第二段所提到的觀點,因果關係是經驗的、詮釋的,當我們用因為所以,不是邏輯形式的用法,而是對於經驗事件的脈絡關係的解釋模式,或者是邏輯推理對應到經驗領域的類比說明與闡釋,這些因果關係的用法同時都是可錯性的、預測性的,而非是必然性的。前提:因為A,所以B,因為B,所以C,結論:因為A,所以C。由於邏輯上並沒有「因為……所以……」的形式,所以這樣的寫法在邏輯上並沒有地位,更不用說在邏輯上是有效的。這方面的相關問題,要先對因果關係的各種理解與諸多爭議來著手,在歷史上不同的學者會有不同層次的想法,也有邏輯學家試圖進一步「擴充」邏輯學,以涵蓋因果關係的某些層面,不過到現在仍然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接下來的幾篇文章,我會繼續來討論因果關係的幾個論述,以及與其相關的重要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