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2-08
談心腦同一論與唯物主義 (一)
文章論述/科學哲學
  意識與物質、思維與存在的關係問題,是貫穿哲學不同領域的基本議題。前者的核心圍繞在:意識與物質兩者,哪一個是世界的來源與存在的根據?另一個層次的問法是:哪一個是根本的實體?從古希臘哲學開始,對於這一方面的問題歷來有三種主要不同的回答,由此在哲學上形成了唯心主義、唯物主義與心物二元論等等基本陣營,前兩個陣營是我們常見的一元論(另外還有中性一元論 Neutral Monism,主張構成世界的材料既不是精神也不是物質,而是比二者在先的某種東西),而心物二元論則主張:心靈與物質各是性質截然不同的兩個根本實體,其中一個實體無法還原或化約為另一個實體。這幾個陣營當中,尤其是前兩者的內涵與主張在歷史上經歷了程度不等的嬗變,例如我們會聽到所謂的樸素唯物主義、機械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或者是主觀唯心主義、客觀唯心主義等等,這幾個陣營在與社會學、物理學、生物學、歷史學與心理學等等不同領域的思潮結合下,產生了更多與更精緻的派別。

  在另一方面,思維與存在的關係問題也深化了上述這些派別的主張,這類問題的核心圍繞在:我們對於周圍世界的思想與這個世界本身的關係是怎樣的?我們的思維能不能認識現實世界?我們能不能在關於現實世界的表象與概念中,正確地反映現實?相關的問題形成了個別與一般、本質與現象、主觀與客觀、必然與偶然等等議題的爭辯,在歷史上曾經表現於唯名論與唯實論、可知論與不可知論、理性主義與經驗主義、唯意志論(乃至於延續其後的存在主義)與實證主義、實在論與非實在論等等主張。總的來說,意識與物質、思維與存在的關係問題,幾乎架構了哲學的本體論與認識論的基礎論域

  在這篇文章,我要把唯物主義特別拿出來討論,當唯物主義在歷史中,與不同學科的思潮相結合之時,也當其依附的學科有了典範革命之時,唯物主義的意涵已經有了很不一樣的改變。甚至當代某些類型的唯物主義宣告了與幾個世紀之前截然不同的論點,這在廣義的唯物主義陣營裡面,形成了有關可化約與不可化約論點的爭議。我們發現不同層面的新觀點不僅鬆動了唯物主義的原有意涵,也逐漸讓思想家們從不同的角度,來修正或跳脫唯物主義的傳統觀點。這一段我談的太快,也涉及的太廣,接下來我想概略地談談,以物理學為核心的自然科學相關的唯物主義,其意涵的轉變。而心腦同一論(Mind-Brain Identity Theory)作為當代心靈哲學的主要派別之一,雖然在廣義上可以被劃入唯物主義的陣營,可是同一論不同階段的提倡者卻反對自己的主張被簡化成唯物論。寫這篇文章是要回覆,前一陣子與我討論心腦同一論是否就是唯物論的學者,在這裡,我只是粗略的討論,實際上,心腦同一論與唯物主義(另外,其實還應該談到物理主義)都有其不同形式的論述主張,我也很難在短短的篇幅內談個清楚。

  所謂廣義的唯物主義是主張世界構成於物質,而意識是物質的產物與反映,這表明了,一切心靈現象都可以還原為物質現象(必須強調,在這裡寫成「還原為物質現象」與寫成「還原為物理現象」的意義,嚴格而言是不同的,某個程度上我們藉以區分唯物主義與物理主義的論述,而在心理學或生物學領域相關的若干主張深化了這樣的差異);較嚴格的唯物主義則根本否認心靈現象與精神的存在,這一點就與當代的心腦同一論的主張不同,心腦同一論承認心靈(意識)現象必定存在著,而且心靈狀態即是腦的狀態。唯物主義的興起、茁壯是與自然科學、工業技術的進步與成功密切相關的,物理學與相關科學的發展似乎告訴人們,外在世界獨立於人們的思想之外,也不依賴於人的思想,我們可以用明晰的自然定律來解釋,外在物質世界的機械運作以及各種形形色色的現象,而這種解釋根本不需要引入其它的超自然假設。

  在十七世紀以後,整個物理學便被納入牛頓力學的體系,數學模型與分析方法應用於自然現象的成功解釋,使得唯物主義以凌駕於唯心主義與笛卡兒心物二元論的姿態,漸漸說服了大部分科學家乃至於思想家們的立場。在十九世紀末以前,唯物主義在科學領域的特徵是形上學色彩的、絕對時空的、化約主義的(還原主義的,嚴格來說,這兩者的內涵不完全相同)、孤立主義的、整體只是部分的總和、主客體對立的,而且對於物理現象是嚴格決定論的,即有著以下的信念:對於事件系統的初始狀態有精確的認識,我們便可以依據相關的定律,正確無誤地推論出事件過去與未來的全部發展。經典物理學的發展強化了傳統唯物主義的觀點。

  可是,在十九世紀末以後,近代物理的若干新發現,諸如相對論、量子力學與混沌理論等等,「根本性」地改變了科學家與哲學家傳統的唯物主義觀點。這包括相對論否定了絕對時空,揭示時空與觀察者運動的相對關係;量子力學則發現人們量度微觀世界的不確定性,還揭示了量測對象(客體)與量測手段(主體)對於量測結果(現象)的不可分割性;而混沌理論則推動了非線性動力學的發展,指出巨觀世界的不可計算性與不可確定性(請參見拙作〈近代物理與新認識論〉)。而且,不只是物理領域的科學革命衝擊了傳統的唯物主義,還包括化學與生物學領域,甚至是工程科學在40年代以後的突飛猛進,也帶來了新的見解。

  總的來說,過去的唯物主義觀點嚴重遭遇到打擊,在二十世紀整個世紀,某些主要的科學家與哲學家們的立場有了大幅度的改變,他們避談傳統的唯物主義,而採取修正的觀點,例如批判的實在論,或者是基於非線性科學的複雜論,或者是基於系統科學的整體論觀點,或者是更為精緻的唯物主義 , 就連邏輯經驗主義者 Carnap(Rudolf Carnap,1891-1970)都反對他的物理主義,被簡略地認為是過去的唯物論。如果他們仍然願意宣揚自己是唯物主義者,那麼他們的唯物主義觀點是根本地不同於以往,他們的觀點是相對時空的、非嚴格決定論的、機率統計的世界觀、「整體大於部分的總和」、非孤立主義的與承認無限障壁的(這一點有好幾個層面,以後再來深入地談)。如果我們理解得更仔細一點,這些觀點其實逐漸鬆動了唯物論裡面的根本精神——還原主義。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科學領域的還原主義是無法被「實踐」的話,那麼我們就沒有理由主張「一切心靈現象都可以還原為物質現象」,那麼唯物主義也會跟著無法在經驗上被全然支持與被判定,這時候,更為廣義的自然主義可能會取代唯物主義。

(接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