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4
談弗洛伊德與拉康的潛意識理論
文章論述/科學哲學
gospel (月童):

sinner 最後段:「他對於語言與其潛意識的研究中,還揭露主體的非穩
定性與不確定性,拉康的主體概念通過了與語言的象徵性關係,而與潛
意識的運作結合在一起,這再談下去就相當複雜。」

我其實在他其後將潛意識的運作結合在一起的部分,是蠻疑惑的,我感
覺已經是哲學的自我演繹,其內在邏輯是一致,但我卻一直忍不住要追
問:「如何證明?」如何證明潛意識呢?

有一次跟朋友聊天,有朋友調侃這種心理學,說:「他們分析我之後,
我說『不對,我不是這樣的』,他們就說『這是因為你的潛意識你不察
覺』,心理學,已經快要霸道到有資格剝奪所有個體的主體性了。」

我一直很想知道拉康學說除了邏輯上的一致,有沒有科學上的實驗證明
?因為拉康學說蠻影響其後女性主義、同性戀學說的,而我在看這些學
說時,一直就是出現這個問題:「為何這樣說了就算?」

有時候會感覺這種對潛意識的相信,幾乎是一種宗教態度。不曉得是不
是因為這樣,後現代超個人心理學也蓬勃起來?

   嗯嗯,gospel 的回覆與疑問,有一些是大問題,需要比較多與比較廣的討論。我想從幾個方面來切入:一個方面是潛意識如何可能的問題,另一方面對於「潛意識學說……已經快要霸道到有資格剝奪所有個體的主體性」的看法,最後一方面是談談拉康學說比較深入的部分。

  第一個方面是潛意識如何可能的問題,以及談一下弗洛伊德潛意識理論的部分論點, 但是,在這裡我只集中談論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與拉康(Jacques Lacan,1901-1981)的理論有主要交集的那個部分,如果要再更全面地與深入地介紹弗洛伊德的學說,可能要另外寫一篇專文了。

  潛意識的概念並非是弗洛伊德第一個提出的,在他之前,就有許多文學著作與藝術作品,乃至於思想家們,在探討人性深處某些不可預料的衝動、夢境,甚至是某些超乎意識理解的能力。正如弗洛伊德所說:「在我之前的詩人與哲學家已發現潛意識,我所發現的只是研究潛意識的科學方法。」在弗洛伊德的研究下,人們會發現意識只是表層,在表層之下還有一大塊有待開發與探討的心靈領域。

  潛意識意味著不被主體意識的知覺活動與心理活動(但是或可被其他主體給觀察),我是從比較廣的方面來理解潛意識的存在可能,有一個實驗是這樣,我們用薄鋼片以不同速度自受測者的面前閃過,以十分之幾秒閃過,這時候受測者說有看到,但是以百分之幾秒閃過時,雖然受測者說沒有看到,可是受測者的視神經與腦部電波卻有明顯的受激反應。

  這意味的是,有某些知覺活動與心理活動雖然不被主體所察覺,可是它們卻發生著;進一步的研究會發現,無論是那些可意識或不可意識的知覺都會變成某種心理印跡,而被歸入長期的記憶系統,同時某些(嚴重或反覆的)心理與知覺刺激會長期地改變腦神經的網絡結構

  這些研究指出在意識之外,還有一些重要而不被察覺的機制在活動著,而這些機制所累積的改變會持續地影響主體後續的心理活動。弗洛伊德從某個方向研究了其中某一領域,他透過豐富的臨床病例觀察,而試圖提出潛意識的特徵與運作機制。姑且不論他提出的論點是否可靠,但是我們大概很難否定意識領域之外還有其他心理與知覺「活動」,或是,我們很難否認,所謂的自我並非只是主體所理解的自我。

  人對自己意識現象的科學研究是很晚的事情,對於潛意識現象的研究則更晚,這樣的研究則很多是間接推論,甚至是類比的。弗洛伊德在兩部著作之中集中地論述他的潛意識理論:《夢的解釋》與《自我與本我》。某種檢查系統把意識與潛意識給分離開來,在他的論述中,潛意識是由被壓抑的心理內容所構成,而檢查系統阻止潛意識的內容與過程侵入到意識系統中來,即使有些潛意識內容侵入到意識,也是經過改變了的,這種改變主要是透過縮合作用與遷移(移情或置換)作用,例如夢境便是溜過上述的檢查系統,而又經過了這兩種作用的改變或喬裝而被意識知覺到,這兩種作用後來變成是拉康理論的根本著眼點。

  在臨床的觀察中,弗洛伊德提出潛意識是心理能量的蓄積器,具有強烈的衝動能量,潛意識的慾望是我們生存的核心,他認為一切心理過程都是源於潛意識系統之中,包括人們多樣的機體本能(最基本的例如:生之本能、死之本能與性本能)是源於潛意識系統,還包括由童年不愉快的創傷經驗,長期積壓於潛意識所形成的各類「情結」等等,也是潛意識的主要組成內容。後來他提出了本我的概念,他所謂的本我存在於潛意識:本我的慾望服從於快感原則,它不理解時間性、因果關係與邏輯推理。弗洛伊德又區分了本我、自我與超我的差別,其重點在於建立主體對於自我的離異性,這也是拉康所強調的一點。

***********************

  接著上面關於弗洛伊德潛意識理論的論點,來談談第二個方面。在十九世紀末的潛意識研究之後,它所造成的影響是全面的,不但更深刻地影響文學、藝術、哲學、政治論述與戲劇,促成精神分析學的創立,也導致人們對自身理解的世俗化與複雜化(這與達爾文的演化論有類似深刻的影響)!潛意識理論的確深化了主體對自身的理解,但是就另一個層次來說,潛意識理論也意味著主體對自我認識的異化與「曲折費解」。

  在一般的狀況,我們其實不需要用潛意識理論來解釋自己,但是當潛意識理論的論述風潮「大行其道」的時候,夢裡踩到大便,朋友都會叫你趕快去買樂透,或是,當你與另一半感情不和睦,好友都會懷疑是否因為你小時候跟父母處的不好。潛意識學說是否已經快要霸道到有資格剝奪所有個體的主體性?有兩個層次,就學術的角度,我不認為這樣。潛意識理論論述的便是:個體的主體性來源(之一),而且它提出一套方法論去檢視主體性的深層徵兆。就診斷氾濫的角度,我會認同。當潛意識理論廉價到類似於星座算命把人們的特質分成十幾種,連工作夥伴的篩選都要通過星座考驗的時候,或者是當潛意識診斷變成只是將統計的既定結論套用在每一個人的身上,而忘了追溯與觀察當事人的實際生活歷程的時候,這確實是剝奪了對於個體主體性的多元理解與探索空間。

***********************

  最後一個方面,我想談談拉康基礎理論的根據。拉康是當代法國學術界的傳奇人物,曾經引起多次巨大的轟動,這樣的轟動壓過了同屬於法國的沙特存在主義,甚至可以說法國的精神分析學就是拉康的精神分析學;在六O年代末,法國的報刊、電視、電台大談起拉康的學說與影響,形成了一種「拉康現象」。其中也有對拉康的批評,包括他晚年的學術專斷與孤僻成性,對於他理論的艱澀難懂,也有人認為他只是在大玩文字遊戲。

  拉康通過重新解讀弗洛伊德,並且對不同學科的綜合研究而提出「回歸弗洛伊德」的口號,拉康的潛意識理論已與弗洛伊德的潛意識理論有巨大的差別,其中最主要的關鍵在於,拉康創新地把語言結構分析方法引進到了精神分析的研究領域之中。拉康提到,日常語言裡有兩種過程或現象,一種是隱喻,一種是換喻。隱喻(或比喻)是建立在相似性與並列關係之上的,是詞彙豐富擴展的過程,例如我們用不同的詞彙來一起表達相似的概念,而形成程度不等的意義網絡家族。而換喻是通過名稱轉換而形成的,換喻過程仍然指示著同一個概念或形象。

  我們知道,在《夢的解釋》一書裡,弗洛伊德提出夢境(潛意識運作)有兩種機制,一種是縮合,一種是遷移(移情或置換);縮合作用是指一個心理表象向自我表現出諸個聯想系列,這個表象就處在這些聯想系列的交匯之處,例如我們會夢到一個熟悉的人,他的舉動與說話都像M,可是他的身體特徵卻像N,或者你會夢到各式花樣組合的形象,這個形象是不同內容的壓縮。而遷移作用是指某個心理表象在聯想過程中滑到另一個心理表象之上去,這一點我不太容易舉例子。

  拉康將前述兩者「類比」在一起,夢境的縮合是一種語言的隱喻,而夢境的遷移是一種語言的換喻,就這樣他提出「潛意識就是被內在地結構化的一種語言」。如果我們認為語言根本就是意義與形象的呈現物,或者說我們所有能夠感知的都是被語言化的,那麼,拉康對於潛意識與語言的「類比」,就不只是「類比」,而是一種同一。語言理論的研究是當代認知科學、心靈(或後分析)哲學與後現代主義的研究重心,而拉康的研究途徑無疑是其中一個非常有價值的向度。

  在這個基礎上,拉康發展了他的主體理論與慾望理論,我個人很同意在這個基礎上發展精神分析研究。但是對於拉康後續的理論「堆積」,我也有存疑的部分,例如女性的性慾特性或陽具中心論等等,雖然這促成女性主義的發展動力,可是那些理論的某幾個環節顯得一廂情願。同樣的,我很同意潛意識的探討,但對於弗洛伊德的一些理論與解釋,我也有不贊成的部分,尤其是最被人批評的泛性論傾向,弗洛伊德過分地強調「性」的因素在人格核心形成中的作用,而忽視社會環境因素的重要性。舉個例子, 對於宗教,弗洛伊德認為亂倫的伊底帕斯(Oedipus)欲望受到壓抑,而後轉化為人們在世界各地所信奉的各種宗教,他認為宗教不過是(性)壓抑與昇華的結果——這類的泛性論觀點在後來引起了許多爭議。所以對於這些學說或假說,我們也需要作出批判、篩選以及不同觀點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