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3
以赫塞的作品為例,談文學評析 (一)
文章論述/文學哲學
  二十世紀,是人們交往最頻繁的時代,也是文藝創作與文學理論,在數量或是質量上,遠遠高於以前的時代。我喜歡讀當代文學,例如赫塞的《知識與愛情》就是我心裡屬一屬二、愛不釋手的小說。二十世紀,可以說是最具革命性、批判性的年代,三個歷史時期:第二次大戰之前、第二次世界大戰到冷戰解體,以及90年代蘇聯解體後世界進入多元化的時期——這些時期同時也分割出二十世紀的不同文學樣貌。找時間再仔細談談這些時期的文學特色。這篇文章,我想以赫塞的小說為例,大方向地、非專業地討論:我認為的「文學評析」可能涉及到哪些考量點。

  大概是因為過去的心理學訓練,我會考慮到作者的成長歷程與其作品的關係,同時也不能不考慮到作者所處的整體社會/文化的面向。也就是說,我認為:評析文學作品,必須放置在該作者的生平與時代背景,以及放置在該作者的一系列作品之中,這樣對於特定作者的文學評析,才能夠得到關係式的、中肯的涵括。所以,這篇文章我談的對象是:一位作家的作品脈絡,以及這脈絡所呈現出的內在線索與外在風格。

  談過上述的基本立場之後,文學作品的評析會出現另外的困難。例如我們看待赫塞的一系列小說,這裡的困難會出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我們如何從近代與當代西洋文學的整體視角,來看待該作者的寫作內涵與手法——這涉及到我們如何去分類作家們所引領的文學潮流,尤其是面臨到十九世紀末,自然主義的衰微以後,各種文學潮流諸如象徵主義、表現主義、印象主義、超現實主義、意識流小說、存在主義、寫實主義與種種後現代主義風潮的興起,這使得西洋文學的評述,在時間的縱向與空間的橫向上,都增添許多複雜度。

  剛剛提到的是,從地域、風格與潮流的大方向來看待文學作品的問題。另一方面的問題是出現在,我們如何從「文本」本身,來解讀與分析文學作品——這涉及到較多的文學理論(甚至是歐陸哲學),涉及到如何採用不同的研究方法,來理解文本的題材、形式、框架與象徵手法。例如我們有可能採用批判主義、形式主義、結構主義、解構主義、讀者反應理論、精神分析理論,或者是各種文化研究。我們可以將這些方法作大略的分類,換句話說,「文學理論」或「文學批評」的切入點可能是:作者系統、作品系統、讀者系統、文化—社會系統,或是後現代系統等等。

  也就是說,無論是要分析單一作品,或者是分析某一作家的系列作品,如果我們期望做出較為精緻的評述,而不只是介紹作品情節而已,就會面臨到上述幾個面向的研究角度的問題。以一九四六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1877-1962,德國)為例,我們一方面要考慮他所處的成長歷程或社會背景,另一方面也要從他「作品本身」的特徵來切入,這切入的方法便涉及到上述那些「切入點」的選擇。赫塞是深受台灣讀者喜歡的世界級大文豪,以他為例,應該不至於讓大家覺得太陌生。

  赫塞的早期作品有詩集《浪漫之歌》與田園散文等等記述自然與樸素事物的嚮往之境,有《車輪下》與《徬徨少年時》刻畫學生時代的不安情境與自我啟蒙,後來有《流浪者之歌》尋求真理與圓滿的求道之路,有《東方之旅》那期待往內心尋求的真正自由,有《荒野之狼》被迫與社會接觸所遭遇的反叛與試煉,有《知識與愛情》描寫知性與感性的悲劇命運,有《玻璃珠遊戲》所想要傳達的烏托邦式的教育理念。我很喜歡赫塞,赫塞的筆風成熟而富含寓意,他有詩味典雅的浪漫情懷,有強烈追求自我的藝術觀,也有激烈批判社會現象的箴言,更有高尚的人道理想。


接續〈以赫塞的作品為例,談文學評析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