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04
讀到《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
文章論述/文學哲學
   讀完這本充滿冒險的小說《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之後,昨晚,我連夜做了一堆怪夢。夢到自己變成小說主角:爸爸擁有全印度最漂亮的動物園,然後全家移居到加拿大的途中遭遇海難,只剩下我與一隻老虎、一隻紅毛猩猩,以及一隻斑馬、一隻鬣狗殘活在救生艇上。不知道為什麼,這本小說帶給我的夢境是這樣真實!小說筆下,活靈活現的景象,分毫不差地傳遞到我的腦中,彷彿壯麗又殘酷的海洋、動物生態的對峙與依賴,以及向造物主的真誠祈禱,都在我的夢裡被重播 。《 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是一本,讓我感受很多樣的小說。

  2004年,這本小說在國際書展裡,獲獎連連,從南非波克獎、德國圖書獎,一直拿到加拿大的蒙特婁書展大眾獎。署名推薦的國內外作家足足列了兩頁紙,其中,多倫多的環球郵報的書評寫得最中肯,也表達了我的想法:「(這本書)整趟奇妙的旅程頗有《老人與海》之風,同時還結合了阿馬多與馬奎斯的魔幻寫實,以及貝克特的荒謬筆法。作者 Yann Martel 寫了一本好書!」——嗯,我不再囉唆,馬上列出我的讀後感。

購買《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請按這裡

  我的第一個感想是:「天啊!這本書真會扯!」

  首先「扯」的是,替這本書寫導讀的楊照很會扯,小說內容談的是主角 Pi 的一生( Life of Pi ),結果楊照寫了一篇「人類海洋史 」,開頭是「人類歷史在十五、六世紀轉了一個大彎」(跳過,跳過!)。然後「扯」的是,基督教、回教、印度教都來搶主角帕帖爾(也就是 pi)入教,這是主角的「不同信仰的入門對話」(老實說,這一段滿吸引我的,讓我想到赫塞的《徬徨少年時》)。再來「扯」的是,海難發生後,一艘救生艇怎麼可能擠下老虎、紅毛猩猩、斑馬、鬣狗與小男孩各一隻?不過讚的是,這本小說就是有本事,把每一件很扯的事情,講到你服服貼貼的!

  「這本小說真是趣味,主角比周星馳還無厘頭!」

  又會扯,又滑稽幽默,是這本小說一開始吸引我的。明明是慘絕人寰的悲劇,可是又會在無法預期的某處「不停地」被它逗笑。當鬣狗咬死斑馬與紅毛猩猩之後,老虎又咬死鬣狗,最後只剩下老虎惡怒怒地瞪著帕帖爾。正當老虎要跳到帕帖爾身上的時候,突然有隻老鼠跑出來,「我抓住老鼠,朝老虎丟過去,到今天我仍然能清楚的看見,老鼠從空中飛過去的樣子——牠的爪子伸直,尾巴豎起,拉長的陰囊小小的,肛門像針尖一樣。……不斷尖叫的老鼠不偏不倚落入牠嘴巴。……老虎就不餓了。」——我始終記得這段,因為好像有畫面在我眼前反覆重播,我笑了好一陣。

  「主角帕帖爾既勇敢,又機智,充滿求生的韌性!」

  在惡劣的海洋上,有暴風雨的襲擊,有啃啄皮膚的炙陽,除了要強忍乾裂的喉嚨,還要承受一望無際、吞噬希望的漂流,別忘了還有一隻虎視眈眈的動物,與帕帖爾始終對峙著。帕帖爾運用動物學的知識、父親教導的經驗,以及面對險境的勇氣,他必須要馴服、也想辦法餵飽那隻老虎理查.帕克。「有一部份的我,根本不想要理查.帕克死掉,因為萬一牠死了,我就剩下一個人陷入深深的絕望之中,而絕望這敵人是比老虎更棘手的。如果我還有活下去的意志力,那也全拜理查.帕克所賜。有牠存在,我才沒有滿腦子去想我的家人與我悲慘的境遇。牠逼迫我繼續活下去。」這本小說的精采就是:充滿了求生知識、存在處境的衝突與辯證!

  「對於生命:正是因為荒謬才信,正是因為不可能才肯定。」

  遭遇海難的帕帖爾從印度漂流到墨西哥,兩百二十七天之後,他獲救了,但是調查人員不相信他的故事,人們要求帕帖爾說一個不駭人聽聞、沒有巧合,而且是眼見為憑的海難事件。因為人們不要奇蹟,所以不打算接受荒謬的事情。「你們想聽的是,不會讓你們意外的故事,那是可以證實你們早就知道的故事!……老虎是真的,救生艇是真的,海洋也是真的,因為在你們狹窄有限的經驗裡,這三者從來沒有會合在一起過,所以你們怎麼也不相信,但事實真相很簡單。」在小說的最後一部份,調查人員與帕帖爾的論辯是發人深省的,這裡觸及到:「信」是如何可能。

  回到文章的一開頭,我說過,這本書是讓我情緒很複雜的小說,因為我不時被逗笑,不時變得正經,不時期待,又不時感嘆,最後我被迫又哭又笑,卻又必須佩服它。《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的背景是殘酷的厄運,裡面也有主角為了求生必須血腥的一面,但是在讀小說的過程裡,我們會諒解帕帖爾,因為這就是荒謬處境下的生命歷程。這本小說把想像力推到了新的境地,不像寫實,卻又如此寫實,化不可能為可能,我們很容易被它吸引進去,就像是我因此做了一堆怪夢,在夢裡經歷類似的探索。

  如果不想觸及宗教,這一段可以跳過。仔細閱讀,我們會發現,這本書所「隱藏的內涵」是對於宗教的議論:為什麼一定只能在基督教、回教與印度教中選擇一個?為什麼不能同時信仰三種宗教,而從三種宗教裡取得多重的愉悅與安心呢?這是主角的宗教觀。作者想要告訴我們的是:帕帖爾的故事讓帕帖爾自己相信了上帝的存在,帕帖爾在災難裡仍然崇敬造物之神,這不是別人告訴他的,而是他以自己的方式與神、與生命相交會,即使沒有人相信他,他卻已經渡過。我原本不想把最後一段弄得如此嚴肅,但是這本奇幻的小說是有寓意的,只是採用了前所未有的題材。


另外看到的這本書的簡介:

年度大書《少年pi的奇幻漂流》被許多作家、讀者視為近年來最好看的小說,一出版就引起各方重視。南方朔表示該書是繼《金銀島》、《魯濱遜漂流記》之後,久已不見的西方漂流文學巨作。楊照則稱讚《少年pi的奇幻漂流》包含了巨作的荒謬性,並且「承襲了海洋與上帝幻合的主軸,卻在其間加上作者巧妙地安排。」盧郁佳更覺得該書好看的程度,值得為它戴上皇冠,加冕為國王,並認為應該列為年輕讀者的指定課外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