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12
高峰經驗:觸及生命的存在價值
文章論述/科學哲學
  「想一想你生命中最美好或奧妙的經驗;最快樂、心醉神迷,或興高采烈的時刻,這些時刻或許源自愛的經驗,或許來自聆聽音樂,或許驟然被一本書、一幅畫所震撼,或是來自難忘的創造感、偉大的宗教體驗,等等。首先請你列出這些經驗,然後描述在這樣高揚的時刻中,你的感受如何?這種感受與其他時刻的感受有什麼不同?你是否覺得自己在某些方面,暫時變成全然不同的人?」

  對於勇奪「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冠軍的林義傑來說,答案可能是挑戰艱難之後,抵達終點的沛然喜悅,那一刻讓林義傑不禁跪在地上,親吻土地,全身心彷彿受過洗禮那般。這種高峰經驗把現實與理想結合為一體,感受到一種真實把握的存在感,它讓一個人更願意往健康、蘊涵使命的道路勇往前去。林義傑是台灣難得的冒險家,他堅持背著國旗,橫渡中國大戈壁、智利寒漠、南極冰原,他說:「我還要繼續跑遍全世界!」(另一篇文章我再深入談他)顯然是有一種體驗、一種情懷,驅動著他,單純地、堅定信念地走向生命的顛峰,那種驅動力已經不僅是一般的自我實現而已,那種驅動力還要你繼續去觸及生命裡的美好與希望

  大學的時候,我第一次看到第一段的那題問卷,問自己是否有這種難忘的特殊體驗?我想到的第一個例子,是自己成功地舉辦了校際運動會,還記得當時看到運動場上,球員們汗水淋漓的爭取榮譽、觀眾席上同學的加油嘶喊。身為主辦人的我,終於卸下重任,也嚐到了耕耘、收穫的果實,並且深刻感受到:自己努力地舉辦校際運動會是值得的,一切的辛苦不算什麼。那時候還有一種特殊的領悟,在那個當下,彷彿自己與同學們融為一體,有著同樣的追求、同樣的奮鬥,以及同樣的感動,頓時間,自己的生命被敞開了,被灌注了新的元素。這種滋味一直陪伴我到現在,我始終清楚地聽到它所告訴我的生命意義,它點出我的存在感。

  這個問卷是人本心理學家馬斯洛(Maslow,1908-1970)所率先提出。在眾多的心理學家之中,馬斯洛對於人性抱持著最樂觀的態度,他試圖揭露人性的本質是健康而追求成長的,他的心理學超越精神分析(以潛意識研究為主)與行為主義(主張不考慮主觀經驗)的限制,想要激發每個人對於自身與他人,報以誠摯的關愛與寬容的信心。馬斯洛認為:人們最高層次的需求是追求自我實現。馬斯洛分析了古往今來的傑出人物,得到一個重要結論,這些追求自我實現的人物都比平常人多了一種「高峰經驗」(peak experience)。高峰經驗是指個人一生中深受感動的時刻,這個感覺是一種高揚的快樂、喜悅、敬畏的心情,讓人覺得一件很重要、很有價值的事情發生了!高峰經驗對一個人具有重要而長久的作用,它會使得這個人以後看待自己與別人的方式,變得比較有整體感,也比較積極健康

  並非是每次「自我實現」都伴隨著高峰經驗,例如,林義傑必須在「屢次」克服困境、堅苦卓絕之後,才會在某個時刻,體驗到這種喜悅淋漓、內在享受、掃除恐懼的境界,然而一旦體會到了,生命的容量將再也不同以往。高峰經驗是自我實現的另一個階段,雖然它是短暫的,卻也是強烈的,它深刻地影響一個人對於自己人生的價值感與滿足感。有些高峰經驗,特別是神秘、宗教與哲學經驗之中,世間萬物頓時融合成為一個充滿生機的整體,像是「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為一」這樣忘我的境界;而另一些高峰經驗,特別是愛與美感的經驗,讓個人更透徹、敏銳地把握當下的真實,而且世界的細微部分剎那間變成世界的全部,自己的創造力、感受力(我想,還包括幽默感)在此之後彷彿變得更加自由。

  「只要你體驗過,自己便會變得不一樣!」去年底才登上玉山頂峰,在科技公司當協理的好友這樣對我說。我瞭解這種感受,高峰經驗總是會複製出許多成功經驗來,它也會持久地在心靈留下喜悅的印記,即使要隔幾年之後自己才會又攀上那個山峰,可是過去的高峰經驗卻是不可抹滅地,持續使個人期望成長、投入工作,並且想要健康、積極的生活。顯然,這種體驗是有療癒的效果,高峰經驗也讓人們發現:原來自己有過「能力完全發揮,以及流露獨特自我的顛峰狀態」!當我接觸到馬斯洛的「高峰經驗論」,那種心情彷彿是喜獲知音,但是高峰經驗並不是像自我實現那樣普通的概念,所以下次我想要多談談:自我實現與高峰經驗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