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3
從《萬法簡史》的烏龜談起
文章論述/科學哲學
  《萬法簡史》這本書有一則故事提到,某個國王去尋訪一位智者。國王問:「地球為什麼沒有往下掉?」智者回答說:「因為獅子撐住了地球。」「那是什麼東西撐住了獅子?」「大象。」「那是什麼東西撐住了大象?」「烏龜。」「又是什麼東西撐住了……?」「陛下,您不用再問了,這一路下去都是烏龜。」——這則故事頓時讓我傻眼,因為腦袋裡浮現了一排,算也算不完的可愛烏龜,在向我打招呼,彷彿是說:「哈囉,真正扛著地球的是我們,不是希臘神話裡的阿特拉斯(Atlas)!」呵,我真的很喜歡這則故事,不過第一次感覺到:被一排烏龜給打敗。嗯嗯,這些烏龜算是替《萬法簡史》加分了不少。

  《萬法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Everything)是威爾伯(Ken Wilber)最受歡迎的書,作者表示:「我盡可能『整合』從各個學科,從東西方,從前現代、現代、後現代,從物理等硬科學到靈性學等軟科學,容納所有的真理,越完整越好。」威爾伯被視為是當代的新宗教哲學家、整合學家、超個人心理學者,他認為自己的工作,有點像是人類基因排序計畫,只是他所要排序的是人的意識與文化,他在尋找一種普世的、跨文化的模式,一種「萬法理論」的地圖。他說:「這幅完整全面的人性潛能地圖,已經成了政治、商業、教育、保健、法律、生態、科學、宗教等,幾乎是每一個領域極度關切的事物。」——老實說,我對這類的書有基本的排拒

  一方面,我排拒的是「萬法理論」(解釋一切事物、無所不包的理論)的概念——當代的主要哲學家、科學家大概都不會宣稱這類的企圖。另一方面,我排拒它想達至的結論,包括書裡談到:意識的演化目標是「神性」;超個人的成長境界是通靈階層等等;在進化與超越之中,「我」會變成神——這些,這些,我完全無法認同,在我的觀念裡,「神是絕對的他者」,不是人可以揣想或觸及的。顯然,我這裡所提的「排拒」是立場性(個人經驗脈絡)的,在威爾伯的書尚未論證完,我就已經排拒了。

  你可能會問,何必先入為主地「排拒」它呢?何不看完整本書再說。所以我把整本書都看完了,有讚嘆、有佩服、有驚異,但是我還是無法接受他的那些結論。威爾伯的論證結構大致是這樣:(1)從系統論、整體論與階層論來談「萬物聯結的模式」,(2)然後利用他所謂的「定位歸納」來「設定」進化歷程(即物質、身體、心智、靈魂與神性)與法界的存在,(3)接著再透過生態學、心理學、神話學、演化論、女性主義、文化研究、哲學模型、宗教比較等等不同領域的探討,來說明他的論據,(4)最後談人性潛能的超越觀「抵達創造中的神性」。

  我讚嘆(1)(3),但是不認同(2)(4)。最大的問題是在於(2),例如,我們來看看這本書的某一段:「科學界已經承認宇宙整個結構都具有自我超越力。這種自我超越的創造性如果要另外稱呼,就叫作神性。」——其中的爭議點在於,科學界會同意宇宙(或者小到我們以孤立波為例)的複雜度,使得它具有自組織之演化過程的目的性面向(各組成單元為了維持其整體存在的反饋性機制),但是科學界並非是說宇宙像「人性」那樣可以自我超越,更不是說,這種演化過程是「神性」的開顯,如果再引申到人的自我超越可以達到神的境界,這就顯得跳躍了。

  在(2),威爾伯所謂的「定位歸納」或「駁不倒的推論」也是相當粗糙的。該書的「定位歸納」是說,(a)擷取不同領域的共識,然後再把它們銜接起來。或者是說,(b)同一問題的見解大家或有差異,但是可以找出雷同的主要部分,例如對於兒童的智力發展分為幾個階段,各家說法不一,但是我們可以找出至少三階段(與其順序)是各家看法一致的。然而,我們要注意(a)與(b)是不能混為一談。(b)作為理論整合的策略是可行的,但是(a)就不是這回事,我們不能因為物理學談物質,生物學談身體,心理學談心智,宗教談靈魂與神性,所以就「把它們銜接起來」,並且設定出以上階段的進化歷程。(b)的敘述條件是在小範圍的同一「論域」裡,而(a)卻不是。威爾伯的「定位歸納」試圖把(a)講得像(b),這裡用(b)來合理化(a)是有些魚目混珠。

  我似乎過於嚴厲,但是這裡的名詞解釋與前提設定的嚴謹性,顯得非常重要,例如宇宙的「自我超越」與人的「自我超越」可以同等看待嗎?「神性」是指什麼。威爾伯想要將不同領域的知識,他要的部分,統合在某個層次上,例如威爾伯認為,如果「神」的抽象定義指的是無限的神性,那麼基督教的「上帝」、佛家的「空性」與猶太教的「神之奧義」便能相互融通——威爾伯又再度使用了所謂的「定位歸納」。(a)這種歸納方式是危險的,因為它的任意性過高,再者(b)是作為一種——化約性、簡要的——策略而被運用的,並非是要逕行宣告其為真確的結論。

  對於(2)(4)的批評先到這裡。其實,《萬法簡史》裡面有我十分激賞的論述,比如說在(1)(3),威爾伯談到既超越又包容的觀點(用於女性主義、生態學)、談到結合心理性與社會性的四大象限(集體、個體、內在、外在),威爾伯對於哲學史、神話學的見解,這些等等都讓我獲益良多、大開眼界,甚至這些說法,還是我以後寫相關論文可以引用的。嗯,喜歡的,當然還有第一段的烏龜小故事。《萬法簡史》是某個網友介紹我看的,這是我第一次看這類的書。雖然以上指出《萬法簡史》的論證有些粗糙,也說它的結論「不適合我」,但是對於「神性」有其它體驗的人而言,這本書豐富的內容,可能對他會有極大的幫助,也可能開拓他的視野——實際上,它就對我形成了某種有趣的思想衝撞。


延伸閱讀:
〈《上帝與新物理學》,談宇宙整體層次的宗教觀〉
http://www.atlas-zone.com/science/part_1/newPhysics/page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