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05
我看數學與藝術,兩種文化之後
文章論述/科學美學
  五十年前斯諾演講提到「兩種文化」的對立與彼此誤解:這是存在於人文學者與科學家之間的文化斷裂。人們在傳統中對於藝術的追求,以及面向自然的認識與科學發展對於的研究,也分屬於這兩種文化。當時兩種文化壁壘分明、彼此相輕的情況,一如上圖作品左側圍欄的阻隔,築起屏障。如今兩種文化的關係,是否發展到坐下來談,和解攜手,給雙方更多瞭解機會?彼此邀請坐上這同一件作品的右側椅子?

  工業革命發展到上個世紀,分工使科學與藝術各有所重,科學界與人文界的知識份子異徑而走,分工也分化了人類的心智,審美與求知兩種心靈活動,一如藝術家、技術工程師兩者沒有時間共處一室。於是,藝術在追求審美之中疏遠了規律,科學在追求規律之中遮蔽了審美。在我看來這三十年間,情況變得較為不同,更準確的說,當我們進入電腦時代、網路資訊時代,兩種文化的關係正在挪移,當兩種文化的知識份子選擇使用、並且學習類似的工具,當兩者因為信息的便利增加交流與碰撞的機會,兩種文化——藝術/人文與科學——正在嘗試摸索共同環繞的圓心。

  我週遭的觀察,有幾個面向,說明斯諾的擔憂可以轉為樂觀、期待的態度。在藝術領域,藝術的新表達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數位藝術、媒體藝術,以及覆載觀念的藝術作品,在在引動觀者的多元反應,這些反應裡,美感只是可被引發的其中一種。我們發現美——傳統意義藝術美——的追求早已不是創作家的唯一目的,甚至不是主要目的,斯諾之後的這個年代,藝術家的手邊工具、創作媒介向數位與資訊貼近,藝術家的意象變得更為寬廣,藝術家的動機從純粹描述美麗,到各式各樣的意識表達、凸顯反差、觀念批判、性別議題都有,有的作品目的甚至不求美感,不在使觀者有愉悅效果,它在於使觀者有更深層的反思,一如上圖的作品。

  可以發現當代藝術在媒介、符號與美的意義上,都呈現大幅度的反動。科學界同樣在數位與資訊的帶動下,發現自身可以有創造美感或審美的機會,電腦模擬與即時繪圖之助,數學家、物理學家,更多領域的科學家或技術人員,發現在變數、參數交互作用之下的奇特圖像,打開了虛擬與真實連接的窗口,碎形、混沌、人工生命那些絢麗而難以預期的演化圖像,改變了科學家僵固的線性的傳統見解,也擴大科學界在求真、求應用之外的另幾個視野,我相信其中包括某一屬於感性的視野。一如「求美」這件事在藝術界被削弱,當代因為悖論引起的數學危機同樣顛覆、動搖了科學界「求真(我指的是真理性)」的堅持,而物理革命的肇因:相對論、量子力學所暗示的宇宙圖像,也帶給科學家們典範轉移的衝擊。這麼說吧,藝術界、科學界在這個時代的不同層面,共同面臨著世界觀的轉變。

  在斯諾之後,兩種文化內部不僅各自有衝擊、有遞變、有修正,兩種文化還因為數位與資訊的帶動拉近了使用的工具,自然而然增加彼此碰撞、交流的機會。以成效來看,我想,科學知識的通俗化與普及化,以及數位藝術成為藝術主流,這兩件事,是兩種文化——我這裡更狹義地指科學與藝術兩者——的關係可以樂觀看待,極為重要的進程。另一方面在教育的環節,通識課、跨域學程的開設,更可以讓年輕學子,在學習漸穩之際,以開放的心胸瞭解科學、人文領域的關係,與多元內涵。

  我自己是介於科學研究與藝術/人文研究,兩個文化之間的人,近期在台中某科技大學的通識課,我有個關於數學與藝術的演講,所以想用這篇文章先聊一些基礎的想法。我並非提倡什麼統一的觀點,回到最初提到的那個藝術作品,我們發現將不同性質的物件,並置在一起之後,產生出新的意義,我們允許界線也允許坐在一起交流,這不代表科學、藝術/人文只能走在同一條道路上,差異是珍貴的,多樣性帶來豐富與選擇,而一切有所樂觀的前提,是在於我們開放心胸看待彼此啟發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試談理性認識的侷限〉
http://www.atlas-zone.com/science/part_1/reason/page1.htm
〈【轉載】人文與科技界線的崩解與融通〉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4235302
〈陽明大學演講:談跨域思考/創意思考〉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4540561
〈模擬、預測與真實〉
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0567930
〈「數位藝術教育」的系列演講簡介〉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0856623
〈「數位藝術教育」的系列演講全概要〉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0796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