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8
莫比爾斯環的人生,與生命之層層回返
文章論述/文學哲學
  前一陣子,有個朋友哀傷地對我說,他過著莫比爾斯式的人生。我的腦海馬上浮現:莫比爾斯環(Mobius Strip)的畫面。莫比爾斯環,這個匯集悖論與謎題於一身的紙帶,同時也吸引了科學與藝術界的關注。但是……
 
   從人生的視角,莫比爾斯環,卻意味著某種曖昧不明、無法自拔的處境。我那位朋友說,他的人生必須改變,但是今天嘗試從這裡,明天嘗試從那裡重新出發,卻還是回到同樣的地方,就像沿著莫比爾斯環,就像希臘神話的西西弗斯,走下去卻始終回到起點。

  我在替小說《Y先生的結局》寫推薦序的時候,介紹過莫比爾斯環,這種環是由紙條扭轉一百八十度,然後將兩端連接起來所構成的,它只有一面連續的曲面,它的起點與終點是重合的。這樣的性質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你可以拿出一枝彩色筆,從環上的某一點出發,沿著環面一直畫下去,但是請不要離開環面,最後,彩色筆又回到了原本的起點。

  不想回到起點?把莫比爾斯環「剪開」不就得了?但是如果你拿一把剪刀,沿著剛剛畫的這條線把紙環剪開,糟糕,莫比爾斯環居然變成一個更大號的連續環,它並沒有斷裂,起點與終點還是重合的。

  希臘神話的西西弗斯被諸神處罰,處於一種週而復始的勞動當中,西西弗斯也走在莫比爾斯的環面上,他命中注定要永遠推一塊巨石上山,當石塊靠近山頂時又滾下來,於是重新再推,如此循環不息。這種處境是否概括了無助的、輪迴的人生歷程?還是說,莫比爾斯環,從新的角度來發想,是中國太極觀念的另一個表徵?太極,循環不息,是一切運動的發動者,形意裡的順化逆化的方向雖然相反,但是所沿著的路徑卻是同一條。

  聽說太極的最高境界,是輪轉化一,返璞歸真。我雖然回返「我」,但是,是否境界有可能已經不同?倘若人生真如尼采所說的永劫回歸,當我們從莫比爾斯環的起點又遇到重合的終點,我們是得到更高的醒悟?還是更多的埋怨?我不懷疑,生命總是層層回返,從某個角度看,確實是如此,如果我們從這張圖的頂端往下看,這團螺旋線像是被生命的沉重負荷給壓得扁扁的,抬不起頭來,沿著這樣視角的螺旋線,終點總是無奈的回到起點。

  但是倘若我們用三維的方向去看它,去看人生,螺旋線軌跡卻是真真實實的層次更迭提高。以這樣的方式去想,好比是象徵生命接受了自己永劫回歸的命運,但是在境界上卻可以超越自己的命運。聽說,太極拳的身姿是運動的潛形,是順逆纏絲、非圓即弧的一系列螺旋動作,以螺旋形式、波浪前進,圓心卻盡量保持不變,虛領頂勁之間有沉美也有輕美。那位朋友的困惑,讓我想起,我走在莫比爾斯環的身影是什麼?是痛苦、絕望?對於生命有激烈的嫌惡,還是有一瞬間,我發現完全不同的東西,肯定了某個答案?


延伸閱讀:
〈關於過去——包容,抑或是憎恨〉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5286746
〈阿特拉斯,與卡繆的西西弗斯〉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4739272
〈《心靈雞湯》裡的〈海盜〉〉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4903984
〈No Pain No Gain:不經一番寒徹骨〉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4314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