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1
米勒《拾穗》,與藝術創意的發想
文章論述/藝術美學

農民畫家米勒於 1857 的《拾穗》(The Gleaners)

農民畫家米勒於 1857-59 的《晚禱》(The Angelus)

  這陣子,米勒的曠世名畫《拾穗》與《晚禱》非常火紅,透過搜尋來到我部落格的網友非常多,這是因為米勒的《拾穗》與《晚禱》,破天荒首度同時離開法國的奧塞美術館,將於五月卅一日起,來到台灣的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三個月。《拾穗》與《晚禱》是台灣小學生課本上的名畫,許多人都很熟悉,這兩幅畫也是法國國寶級的珍藏,而且從未同時離開過法國展出,這次居然能夠一起來到台灣,真是非常非常難得。

  在1月23日,巴黎、台北兩地同時發布這個消息,來自法國奧塞美術館的七十件名作,將以「驚艷米勒——田園之美」為主題,在史博館展出,包括有四十八幅油畫、廿二幅攝影,保險總值估計約上百億台幣。其中《拾穗》與《晚禱》的保險值各為四十七億,創下了來台灣展出單一畫作的保額最高紀錄。可見,法國與台灣對這次藝術交流的重視程度。

  在文章〈米勒的名畫《拾穗》復活了?〉,我有介紹幾幅我很喜歡的畫作,米勒是讓我打從心裡感動的田園畫家,他的作品帶有深刻的人道關懷,呈現出人們應有的尊嚴與內在的純樸渾厚,刻劃出他那個時代一般農民的甘苦與景況。在完成《拾穗》與《晚禱》的那幾年,窮困的米勒正煩惱著九名子女的溫飽,「要怎樣才能賺到房租呢?還有,更重要的是,如何一日三餐都讓孩子們吃飽?」這是米勒當時寫給好友桑雪的信。

  米勒藉由繪畫,如實地反映出農村的百態與勞動者的苦難,藉由筆下主角的痛楚、折磨,去表現那底層生活的傷感之美。這樣的米勒,是一位高貴而不朽的人性畫家,梵谷甚至說:「我們這個世紀,產生了不可超越的米勒!」梵谷曾經多次表示,米勒是他最崇拜的畫家,常常以米勒的畫作為臨摹對象。談到模仿這件事,其實當代藝術也有不少作品,是從米勒這裡獲得創作靈感的,我們發現這些作品結合了不同創意,擴大了原本作品的生命力。例如在前兩年,台南女子技術學院美術系的畢業展「異行藝類」,學生們便運用巧思,以真人替代畫中人物,維妙維肖地表現了米勒《拾穗》的另一個風貌。當時擔綱演出的三位女同學說,她們從中瞭解到了人與土地的親近,知道了農家婦女拾穗的辛苦。


  同樣以《拾穗》為例,陳錦芳的《都市的拾穗者》改造了現成畫作來重新詮釋,我們看到在紐約市郊,代表美國文化的自由女神及可口可樂,結合在一起面對紐約世貿中心的摩天大樓,但是三位農婦俯拾的卻是,製造都市髒亂的冷飲空罐。這件作品,暗示了全球現代化所帶來的貧富對立,呈現出時代背景——現代與米勒當時——的有趣對照。

  無獨有偶,在台中師範學院的學生的數位影像作品當中,三位農婦彎腰撿拾的竟然是鈔票,原來她們被歹徒給挾持了。我們隱約聽到農婦心裡的OS是:「唉,生活已經夠苦了,還要被剝削!不過說真的,一輩子都沒摸過這麼多錢耶~~~~」



  從米勒的畫作《拾穗》發揮聯想,我們看到了以上這些有意思的藝術創意。創意,其實就是給常見的東西賦予新的意義,進而延伸出、組合不同的概念出來。去年,我到中原大學商業設計系,演講「數位藝術」的時候,談到創意這件事,便是從米勒的《拾穗》開始的。那次我還舉了一個我很喜歡的例子:來自 MOMA 美術館,Philippe Million 所創作的《Barrier Bench 》,中文是「柵欄長椅」。這是欄杆,還是長椅啊?這是用來擋人前進的阻礙物,還是歡迎人坐下休息的憑藉呢?——這件作品馬上就吸引我的目光,它實在是太精彩,它成功結合了對立/反向的概念,不但製造出另一個思考點,也產生了新的意義,可以說是談藝術創意,非常棒的例子。這篇文章從《拾穗》,談到創意發想,以後我再繼續談下去。



延伸閱讀:
〈米勒畫展開幕,我與馬英九都變落湯雞〉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7406305
〈米勒的名畫《拾穗》復活了?〉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5869203
〈米勒早年維持家計的裸女畫〉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5899553
〈中原與雲科大的「數位藝術」演講〉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1539828
〈創意思考——從土司留言烤麵包機談起〉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5057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