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06
《天使與魔鬼》:科學與宗教的爭戰
文章論述/科學哲學
  《天使與魔鬼》的宣傳頁,印著讓人驚心動魄的幾行字:「一個古老、隱密的組織,一種威力無法估算的科學武器,一場即將在梵蒂岡上演的宗教科學世紀之戰。」——在這部《達文西密碼》的正宗「前傳」,丹.布朗的確營造出了科學與宗教的衝突核心,雖然在前一篇文章,我對於《天使與魔鬼》「教廷陰謀」式的結局有所批評,但是回過頭來,還是要肯定作者的煞費苦心,他突顯了幾個有意思、令人深思的問題點。問題首先從這裡開始:「反物質」這種高度不穩定的物質,將來會拯救世界,抑或是用來製造出有史以來最致命的武器?

  歐洲核子研究中心 CERN 擁有全世界最大的粒子加速器,幾百位最聰明的粒子物理學家聚集在這裡,他們研究比原子核更深層次的微觀世界的物質,以及在很高的能量下,這些物質相互轉化的現象。在2000年,丹.布朗撰寫《天使與魔鬼》之際,CERN 確實製造出幾萬個低能量狀態的反物質,這是粒子物理學的重要里程碑,但是製造的情況是每秒產生幾個反氫原子,然後它們在極短時間內湮滅,實驗陸續出現過幾萬個反氫原子,而不是說 CERN 「同時」製造出這些數量的反物質。反物質的「誘捕」與「維持」需要龐大的設備與能量,目前還沒有現存的實驗室反物質能夠存在超過幾秒的——所以不可能像《天使與魔鬼》所描寫的,會有四分之一公克(約 1.5 億億萬個)的反物質被偷走,然後放在小罐子裡,利用塑膠電池維持反物質的穩定,被陰謀者帶著「趴趴走」,計劃埋在梵蒂岡城地下引爆,讓幾萬民眾以及百多位樞機主教,在頃刻間灰飛煙滅。

購買《天使與魔鬼》請按這裡

  以上的情況是不會發生的。實驗室的反物質不可能被做成「最致命的武器」,它更不會是拯救世界的能量來源,因為除了技術不可行,這也不符合成本效益,我們必須花費更大的能量,才可以去製造它與維持它的穩定。《天使與魔鬼》還有不少科學知識的謬誤,例如對於大霹靂學說的誤用,例如說質子的反物質是中子(是反質子才對),上夸克的反物質是下夸克(是反上夸克才對)。暫且不論以上的錯誤,其實丹.布朗選擇以「反物質」作為楔子,是別有意圖的:物質與反物質的「對稱性」是這部小說的隱喻中心,被丹.布朗用來指涉(我先說明,這是錯誤的指涉)上帝創造宇宙時,也創造了完全相反、完全等量的事物,包括物質與反物質、光與暗、天堂與地獄,甚至是「天使與魔鬼」——在丹.布朗筆下,它們不休止的競爭,變成是千年宗教與科學的衝突,信基督與反基督的決戰。(例如小說 p468 的標語:反物質就是反基督!科學家=魔鬼崇拜者!)

  「對稱性」也出現在慘遭殺害的物理學家身上,那是古老的異教光明會的標記(如圖),男主角在羅馬、梵蒂岡城冒險、解密的同時,對稱性的圖騰、印記與建築佈局也處處可見,顯然「對稱性」是丹.布朗的書寫中心,他藉以突顯對稱兩方——科學與宗教、天使與魔鬼——的二元對立與均勢。但是在上一段,我說過這是錯誤的指涉,丹.布朗根據在錯誤的科學知識上。在當代物理學,宇宙誕生是伴隨著「對稱破缺」(對稱破缺是廿一世紀物理學的最重要課題之一),這就是為什麼科學家觀測宇宙之時,發現物質總是比反物質來得多更多,也就是說,引發「創造」(宇宙從無到有)本身的動力,對稱破缺是非常關鍵的。而丹.布朗在這本小說,完全沒有理會這一點。

*************************

  舉例完《天使與魔鬼》的科學誤謬之後,需要來談一下這本小說的幾個科學人物。威特拉——慘遭殺害的那位——代表著試圖融合科學與宗教的物理學家,他認為物理學是「上帝的自然法則」,他與伽利略同樣認為:科學與宗教一同享有上帝的對稱之美。威特拉在實驗室裡製造出反物質,便是想要重現上帝創造宇宙的那種「從無到有」的奇蹟,然而這就是他被殺害的原因。威特拉的女兒薇多利雅,是研究生命圈共同體的生物物理學家,代表著重視環保、整合性科學的新學者(New Age physicist ? ),她與蘭登一同到羅馬、梵蒂岡,追緝殺害她爸爸的兇手。

  而 CERN 的院長寇勒,很明顯是唯科學主義者,他認為:「所有的神都將被證明是假偶像,人類所能問的一切問題,現在科學幾乎都已經提供了答案。利用物理學以證實宗教信仰的主題,是對科學的背叛。」其實看到這裡,我們可以合理懷疑,殺害威特拉的兇手就是寇勒,因為他無法接受威特拉想要以「宗教修正科學」的行徑。但是我們猜錯了!答案揭曉:殺害威特拉的,是梵蒂岡教廷裡的人,丹.布朗在《天使與魔鬼》裡描述「他」無法容忍威特拉,想要以科學「行使上帝的權力」

  於是在這部小說,我們看到三種角色:科學偏執者寇勒、宗教偏執者總司庫,以及主張融合科學與宗教的威特拉。前兩者都具有殺害後者的動機,但是結局驚人的發展是:我們以為的天使,原來就是魔鬼——這讓《天使與魔鬼》增添了更多爭議性,也抹去了我們對科學與宗教可能握手和解的劇情預期。丹.布朗強調了無論是科學偏執者,還是宗教偏執者都可能造成悲劇,這種偏執讓科學或宗教可能為善,也可能為惡。但是就結局來說,丹.布朗特別將罪過、陰謀論歸於宗教偏執者,這位宗教偏執者,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由此我們看到了源於人性的極端的衝突。

  在《天使與魔鬼》小說裡,丹.布朗刻意以新的方式,來「重現」文藝復興時期的教會壓迫科學的事件。當時的科學與宗教之間有一道深深的裂痕,伽利略遭到教會以異端的罪名審判,終身軟禁——原因是教會擔心他們的科學真相,挑戰了基督信仰的權威,如果我們把這一點放到《天使與魔鬼》的情節安排,情況也是如此。不過我們不要忘了,時代在進步,宗教/教會體系也在進步,只是它的腳步沒有科學發展來的快速:1822年「日心說」得到教廷的認可,而1984年,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祿六世公開發表談話,承認當年教會迫害伽利略的行為是錯誤的。

  事實上,當代有越來越多的物理學家/神學家,正在思考科學與宗教的互補性,以及科學與宗教彼此靠近的可能性——我的意思是,到了廿一世紀,其實科學與宗教的爭戰正在減少,而不是如《天使與魔鬼》所描寫得如此劇烈、人性醜惡。就我所知,當代物理學在這方面有兩種發展,一種是漸漸發現科學自身的侷限(例如數學悖論、機率描述、確定性失落、高能門檻的限制),另一種是某些物理學家開始傾向整合論、傾向思考宇宙整體層次的宗教觀,並且為當代物理學那些違反直覺的詭譎圖像,尋求新的解釋——小說裡,丹.布朗所提到的「新物理學」是確實存在的,儘管它們或有不嚴謹的推論,但是這至少表示當代科學與宗教的某種合拍。

  寫到這裡必須要到尾聲了。先前在〈達文西密碼之前傳:《天使與魔鬼》〉一文,我從宗教的角度出發,表達了對小說結局的怒氣,但是寫完這篇文章〈《天使與魔鬼》:科學與宗教的爭戰〉,我的怒氣便比較平緩下來。原因之一是:我還是要肯定丹.布朗的某些「煞費苦心」。原因之二是:寫這麼多字,實在有些累,所以怒氣也被消耗得差不多。核子物理學家暨神學家 lan G. Barbour 是關於宗教與科學的研究 , 當代無人能出其右的學者,他總結數十年來的研究表示,歷史上或當代的科學與宗教的關係,是朝著衝突、獨立、對話與整合的四個階段來發展的,無論在大霹靂、量子物理、達爾文進化論、自由意志問題等等,都是如此——我將這句話,作為這篇文章的結語,我也相信:科學與宗教的爭戰將日漸弭平。


延伸閱讀:
〈《天使與魔鬼》電影幸好比小說少了惡毒〉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24360705
〈達文西密碼之前傳:《天使與魔鬼》〉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6686106
〈當《達文西密碼》碰上貝克漢〉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6849861
〈談人類侷限/科學是否終結〉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6531997
〈《上帝與新物理學》,談宇宙整體層次的宗教觀〉
http://www.atlas-zone.com/science/part_1/newPhysics/page1.htm